[不指定 2006/12/28 23:30 | by 逍遥花主 ]
今天又看了一遍第五元素,这部影片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里面外星”女歌唱家”唱的插曲了,看完后闲着无聊找了一下关于这个曲子的资料
    第五元素的插曲,THE DIVA DANCE:导演Luc Besson   配乐Eric Serra
片中那位号称宇宙第一美声Diva唱的那段凄美动人的歌曲前半段是Donizetti的意大利歌剧咏叹调,歌曲后半部穿插了节奏明快的.演唱者是Albania女高音Inva Mulla Tchako,其实这个唱段是模仿Baroque声乐时期的阉伶歌手制作而成的(具有花腔女高和男低的共同特质),阉伶歌手自上世纪20年代已经绝迹
背景资料
这个就是模仿传说中阉伶歌手的唱腔和风格的歌曲。
所谓的阉伶歌手一定是男性的,他们在未成年,声带还保存童音的变声期前就被选出来并进行阉割男性器官,还用其他的一些手段来训练他们成为:同时拥有男音和女中、高音的歌*。
18世纪末,阉人歌唱家在歌剧中起着主要的、而且往往是决定性的作用。意大利人甚至把音乐家看作是阉人的同义词。
德国一位学者写道:“年轻的阉人歌手嗓音清脆、动听、无与伦比,任何女性都不可能具有如此清脆、有力而又甜美的歌喉。“
18世纪英国著名的音乐史学家查尔斯·帕尼曾这样描述1734年法里内在伦敦演唱时的情景:“他把前面的曲调处理得非常精细,乐音一点一点地逐渐增强,慢慢升到高音,尔后以同样方式缓缓减弱,下滑至低音,令人惊奇不已。歌声一停,立时掌声四起,持续五分钟之久。掌声平息后,他继续唱下去,唱得非常轻快,悦耳动听。其节奏之轻快,使那时的小提琴很难跟上。“
就连对阉伶一向持有偏见的法国著名剧作家伏尔泰也承认:“他们(指阉伶)的歌喉之美妙,比女性更胜一筹。“
歌声虽然美妙,但是毕竟是违反现代的道德观念的,18世纪后阉人歌手消失了。
原文歌词:
“Il dolce suono
Mi colpi di sua voce!..ah, quella voce…
M’e qui nel cor discesa
Edgardo! lo ti son resa
Edgardo! ah Edgardo mio!
Si, ti son resa!
Fugiti io son da’ tuoi nemici
Un gelo mi serpeggia nel sen…!
Trema ogni fibra!…Vacilla it pie!
Presso la fonte meco t’assidi alquanto
Si, presso la fonte meco t’assidi…”
英译歌词:

The sweet sound
Of his voice I hear! That voice
So deeply embedded in my heart!…
Edgar! I’m yours again;
Edgar! Ah! My Edgar!
Yes, I’m yours again!
I’ve escaped from your enemies…
There’s a chill in my bosom!…
Every fibre trembles!…My foot’s unsteady…
Sit with me near the fountain.
Yes, sit with me near the fountain…

最后高潮的一段到底是不是真人唱出来的呢?答案是否定的!真人无法唱出这种高音,Discovery的《第五元素》专辑,在聊到这一段时具体聊到了《the diva dance》,这是一个合成曲。合成师说每个人的音域里都有两个八度,但这首曲里面有四个八度,用人声来唱根本不可能,所以采用了机器的合成。《The Diva Dance》都是改编自---
意大利作曲家加埃塔尼·多尼采蒂(Gaetano Donizetti)的著名歌剧《Lucia Di Lammermoor》(拉美莫尔的露琪亚)中的一个唱段
原名:《香烛已经燃起》
第五元素原声:

the_diva_dance1.mp3
『个人私语』 | Tags:| 评论(4) | 引用(15) | 阅读(4119)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