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指定 2009/12/03 00:03 | by 逍遥花主 ]
PS:《江山如此多娇》,这本小说我也看过,除了书中的“情色”,这本书已经升华到了文学层面,这样解读才能完整的理解作品的深度……虽然这本书有些映射现实社会……遗憾的是作者并没有写完,有消息说是进监了,哎……

题外话:在网络上看了这么久的书,能让我对书的各方面比较满意的除了《江山如此多娇》,还有就是《回到明朝当王爷》。总体上“回明”要强点(江山没有完本,如能写完可预见不比“回明”差),但细节描写上不如“江山”。
  
        《江山如此多娇》,著作者是泥人(笔名),红极至今的网络小说。
  
《江山》的题材是武侠小说,背景设定在了明朝,大约嘉靖年间初期。金大师总是把武侠建立在历史的基础上,泥人也不例外,他对明朝历史有着深入的了解和认识。这从小说透露出来的官衔、机构、人文中可以显见。
  小说原名《我短暂的淫贼生活》。一榜解元王动被师傅从小培养成一名“真正”的淫贼,他混迹江湖只是为了完成师傅的遗命,发誓把师傅的敌人——隐湖小筑里的所有女人踩在脚下。期间不择手段地将江湖美人一网打尽,然而他却被深深地卷入到江湖和官场中,并且透过一系列事件逐渐了解了师傅的部分身世;他不仅看清了与隐湖小筑的仇恨,还意识到了江湖将要经历的巨大变革。于是,他的人生目标发生了变化,既要直面师傅的遗命,又要着手打击己方真正的敌人——江湖的练家和官场的潜在政敌。 本书展现了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以及角色们在官场风云、武林争霸中的种种勾心斗角,泥人将武林写的更贴近现实,摒弃了原先武侠小说重义气的特点,刻画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对人性的描写也淋漓尽致,虽然有着众多的人物,复杂的关系,却条理分明,不显得混乱。本书是近年来准情 色武侠的经典之作,开反面式小说的先河,对“淫贼”这一传统反角进行颠覆性的定义,对性爱的描写也有其独到之处--“浓情淡色”。唯一值得遗憾之处乃泥人的断笔,保守估计只完成了小说的一半情节。让我们继续期待王动遥遥无期的淫贼生活吧!
  一部颠覆传统的武侠作品,一部影响深远的武侠名著;很可惜因为某种原因它还是一部断笔小说。但是遗憾中我们不得不说,泥人的作品有其独到之处。
  《江山》文笔优美,叙事流畅。小说是继《十景缎》等名篇之后又一部较有影响的传统武侠准情色小说。其文与经典武侠小说不同,加入了古代现实生活化的描写,从江南的人文风物、特色小吃,到倭国的风俗文化:展现一副色彩浓郁的“清明上河图”,展示了大明王朝的强盛,也显示了泥人深厚的文学功底。
  在美人的描写上,萧潇的温柔,玲珑的骄憨,无暇的温情,魏柔的孤傲,解雨的刁蛮,无一不印象深刻——当然这些红粉佳人都凸现了主角王动的形象。在伦理的描写上,无暇与王动的乱伦爱情,使人印象深刻。与东瀛日文几乎变态地描写乱伦情节所不同的是,作者加强了无暇这一角色的性格描写,特别是无暇性格的分裂和心态的转变,使读者不仅对其遭遇表示同情,也对其情爱转变,最终展开了对王动的不伦之恋表示理解。可以说泥人在无暇与王动的关系上是颇费笔墨的,使这种乱伦爱情第一次超越于社会道德之上,并予以认可。
  《江山》从连载至今,洋洋洒洒近几十万字,未显颓势。但随着故事深入,或许考虑到全文的严谨,王动这一人物略显僵化,与最初潇洒不羁,狂放无行的淫贼不同;官场如履薄冰,沉迷于闺房画眉的平凡人物。庆幸的是,继《江山》20章之后,王动又将步入江湖,我们又可见风流无俦的淫中君子。
  注:泥人所写版本为25卷,流传的26卷确切为他人代续,但没有得到泥人和大众的认可;本身也脱离了原书的精髓,无任何利用价值。
  专制社会下的人性救赎──评《江山》
  这是我一时心血来潮写的一些文字。版规说“希望大家不要总是评论以前的老文章,要多鼓励现在的作者”。我完全理解,不过我对《江山》的感情太深,并且觉得某些读《江山》但读者未能领略作品的核心精神,所以写点东西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有人说别情没能摆脱YY(意淫)小说主角的几个典型特征:琴棋书画样样皆能,武艺高强,相貌英俊,年少多金有后台。是吗,假如这些内容真的在作品起到重要作用,倒也罢了。但以在下陋见,此番言论似乎有点不切实际。别情是靠着这些外在条件去拥有他的女人吗?他和孙妙初见时以一段“渔樵问答”相试,却得出“姑娘既然献身琴道,在下就不以俗事相扰了”这样的结论,几乎想放弃罗致孙妙的想法。别情此等谈吐识见,岂是庸碌之辈所能为?再者事实胜于雄辩,孙妙因此而爱上别情公子乎?也没有。
  别情从他被其师父收养并给予“征服”隐湖的使命开始,就不可避免的被强烈的悲剧气息所笼罩!无论别情人才如何出众、其背后的力量如王守仁等人如何强横,其命运将不可挽回地受制于一个预设的定制轨道。一个君主专制制度下的皇权铁幕已经遮蔽整个国家、整个时代──乃至每个人的心灵深处!统治阶级貌似冠冕堂皇的统治方式背后隐藏着令人窒息的恐怖!泥人以一种貌似调侃实则极为深重的笔墨去进行讽刺:“你以为是以德治国啊?错!我们大明朝那可是个法制国家”,“大明可是个法制国家,一切都要讲证据。”
  明朝中期,南方地区蓬勃发展的商品经济同明朝专制主义意识形态──理学之间的矛盾冲突愈发显现。政治体制的僵化以及思想文化领域的萎缩导致知识分子阶层的整体委靡不振,而集体趋向于逃避现实。了解古典文学的朋友一定知道,大致从明朝中叶开始,文学领域出现一种以《金瓶梅》为代表的“淫”风炽热的景象。知识分子纷纷以书写“欲”为标志实行自我麻醉。别情表面上建立起不俗的成就,成为新一代的江湖执法者,实际上一举一动莫不受制于专制皇权,既成于皇权又随时可以毁于皇权。别情受到专制皇权社会的重重缚束,根本不是一个自由的人,尤其无法实现心灵上的自由。
  故而,别情貌似放浪形骸的生活轨迹充斥着太多虚浮的颓废!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同样是以“欲”为甲胄,消极遁世!──这一点,从其早年走马章台的经历就不难看出。很多《江山》的读者并不曾真正理解:他果真对苏瑾有真实感情,为什么分离这么长时间而不赶快迎娶过门?其实,讲一句残酷而又悲凉的话:早年的别情根本不信任感情!!不要忘了,他同苏瑾之间仅仅是嫖客与妓女的关系!即使对苏瑾表现出一点温柔,也不表示他真的认识到男人应付的责任。不要说苏瑾这样的妓女,就算是玲珑姐妹如此人物,别情追求她们的一段情节又何尝不是如同儿戏?──泥人正是刻意这样书写的。
  真正把别情从人性沉沦的泥潭中救起的那个人,她叫玉无瑕!单从情节上看,是别情挽救无瑕,但以人性深度上观察,无瑕同时挽救了别情。当他静悄悄地感受到无瑕一点一滴的善念时,他也就不知不觉地改变着自己。
  『“是他们用春水剑派的弟子威胁她,她才束手就擒的。”这么听话?真是白痴呀!……』不要以为这是批评无瑕,这是对无瑕的人性善的最高礼赞!“玉夫人已经死了。”“玉无瑕,我现在的名字叫玉无瑕!”浴火重生的她正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女人──无瑕,不曾因肉体的受辱而减损其光芒,反而使其精神升华,成为自我的主宰者,并潜移默化中净化着别情的心!
  然而,当别情意识到感情对他的意义时,当他想要以一种新的心态对待曾经缱绻的女性时,当他明白苏瑾对他来说不应该是一件排遣心灵空虚的事物时,已经迟了!这正是悲剧之所以成为悲剧的所在。
  在《江山》的世界里,受侮辱和损害的不仅仅是别情、无瑕、苏瑾……严格来说,在专制制度和文化的重压下,被摧残的是人类文明自身,其中又以女性的不幸遭遇最为明显。尹雨浓,为了避免门派遭受迫害,被逼杀死自己的爱人。号称一代不世奇才的尹仙子尚且不能保护自己的幸福,其它人可想而知。这在文本中随处可见,隐湖的弟子,也不过妓女一般被嫁给朝中实权人物。春水派与世无争,又如何?无辜灭门!唐棠呢?天下第一美女,被当成奇货可居,随时都会以家族利益作为交换条件牺牲掉。武舞,她的贞操竟然是父亲夺走的,遭遇伦常惨剧的她放荡糜烂、自暴自弃。还有不为读者注意的白秀,“她已将往日的杀手生涯和盘托出了,其间充斥着强暴、轮奸、虐待和背叛,就像她说得那样,那是一部惨不忍睹的血泪史。”“这些往事就像盘踞她心间的毒蛇,随时啮咬着她的心灵,只有把它们都赶出来,她的心灵才能得到救赎、变得安宁。”更为边缘化的钱萱,“因为家遭剧变,饱受人情冷暖,故而心志极为冷静坚强,不过十七岁的花季少女,心态却比无瑕白秀还苍老。”请读者们认真咀嚼这些文字,读懂它们才可以读懂《江山》。
  苦难。
  沉沦。
  救赎。
  这才是《江山如此多娇》真正的底蕴!
  别情和他对女人们之间,并不是一般读者从表面上理解的占有和被占有的关系,而是互相支撑、扶持的关系。所以,深知江湖险恶的别情向她们提出忠告:“万一你们需要面对那些武功比你们高的人,记得一个字,逃;逃不了,记得两个字,投降。就算你们因此受到了侮辱,那也是我的责任,千万记得,对我来说,你们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对他而言,他的女人已经是生命的部分,甚至全部。这不是什么伟大的情操,只是承担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别情不是英雄、不是中国的脊梁,他明显有人性软弱的一面。但是他和无瑕,犹如黑暗中的一束火焰,使其成就了人性高贵的光辉。以致于当他对魏柔的所作所为失望时,狠狠斥之为“婊子”并不因魏柔是“预定目标”而对其心中留情。
  《江山》中的“法制国家”,其实是一个异常黑暗、肮脏的世界。虽然泥人在作品中时有调侃式的幽默(例如妓院的员工),但整体上却是充满悲剧气氛,然而在此基础上又能表现出一种超越性的精神升华。读不懂作品的悲剧,就难以真正明了作品的内涵。
  作品中对主角的刻画,有一个微妙的隐喻──唐寅唐解元。历史上的唐寅,正是明代中叶一个空怀抱负,壮志未酬的知识分子典型人物。别情一样也是解元。唐寅曾同孙妙琴箫合奏,而后飘然而去;别情也和孙妙琴箫合奏,也几乎放弃原来的计划离开。这并不是巧合,泥人写唐寅不是为了纯粹增加一点历史感。后世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动机,竟然虚构并大力渲染唐寅的所谓风流韵事,将他描绘为一个追美逐艳的声色之徒。而作品中,泥人却流露出对唐寅的由衷敬意。正如唐寅受到误解一样,别情的性情以及他的感情生活,恰恰是作品中最容易被读者误解的部分。
  读者往往有意无意地忽略了,病态的社会是怎样把别情扭曲成一个病态的人。其实作品开头就介绍,别情在小童时代就被他爸以不知算卖还是算送的方式,给了他师父。他师父强制性的将他培养成一个淫贼:强迫他学四书五经、琴棋书画、强迫他学各种武功、甚至强迫他去调教萧潇!别情是一个平常人,童年时的梦想不过是“出门坐着四匹白马拉的华丽马车,吃饭去山水阁的二楼,旁边还有人伺候着”。于是别情妥协了!他的童年少年时代基本上就是这么过来的,唯一(注意,是唯一)的乐趣,就是在萧潇身上发泄。他的妥协意味者他的脆弱,也意味着心灵的沉沦。
  我敢讲,《江山》的读者一万个里头有九千几个看序章的时候都是匆匆带过的,决不会意识到其中的关键。因为读者们受武侠小说的误导实在不轻,一看到主角被某个高人带走去学艺,就条件反射一般认为这是好事、常事、理所当然应该发生的事。殊不知,对别情而言,这不是他想要的人生,而是他师父强迫他接受的苦涩人生。因此,当别情踏足江湖的时候,他的内心已经被他师父为他强行定下的人生道路禁锢得扭曲、异化,是可以说是一个畸形的、 病态的人。
  也正因如此,进入江湖的别情,身上很难找到初出茅芦的年轻人那种踌躇满志、血气方刚的气质。相反,声色犬马、放荡糜烂才是他的生活写照。这不奇怪,禁锢他的其实是中国传统社会中任何人都难以解脱的道义枷锁。就算他再不喜欢师父强定的道路,但他的一身本领,包括他和他家族的财富,都是师父给与的,他也无法否认他师父对他的巨大恩情,所以他就必须承担其师父交托的征服隐湖的遗命。不管他喜欢不喜欢这样的任务,他都只能不断对自己施加心理暗示,使自己时时刻刻不忘“征服隐湖”。然而,什么是“征服”,如何“征服”,其实是别情刻意逃避,不愿意去思考的问题。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别情在书中实际上并没有为“征服隐湖”做什么实质性的举措。他的消极反映了他现实处境的困惑,很明显,无论是萧别离、王守仁、六娘(且不管她的真实身份)、白澜……,这些人都是和别情的师父具有相同的性质。他们对别情的生命已经打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他们为别情制定的人生路向,犹如一张硕大的网,使别情深陷其中。别情主动做的事情(例如探查太湖)都只是细枝末节的小事,决定其人生的大方向、大框架,都不是别情可以左右的。至于这种网中生活是否快乐,对别情来说,已经是一个多想无益的问题。
  在这种前提,别情与他所爱的女人们的感情几乎就是唯一能抚慰其心灵的泉源。或许只有在他的爱人面前,他才能享受到难得的自由,他才能成为真正的主宰者,──不是主宰女人,而是主宰自己的心!别情只有面对他的爱人,真情才显得可贵,责任才显得重要。为爱人而活着同时也是为自己而活着。
  别情的感情生活其实并非建立在我们现在说的“爱情”的基础上的。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亲情来得恰当。对此,在作品中感受得最深的不是炽热的“爱”而是温婉的“怜惜”。别情对女人的爱不是仅指男女间的爱,应该是广义上的泛爱。至少在他的家庭中,他是希望他的妻妾成为亲人那样的关系。故而,别情极度介意“争宠”。亲情的瓦解,家庭和谐的破裂,显然都是别情不想看到的结果。
  但要注意,这是特定环境下的特殊情况。正如金庸先生写韦小宝是要谴责那个社会和制度,泥人写出别情这个角色,我推测大致也有如此目的。别情感情生活的特殊性是只有摆在那个特定的社会环境之下才凸显特定意义,泥人是通过刻画人物去反映皇权时代对人性的侵蚀。
  《江山》的江湖世界里,意识形态的信仰危机已经不是杞人之忧而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像别情的师姐宁白儿,她还维护她的门派仅仅因为受过门派的恩惠,然而她们还有门派的信仰吗?投身官场的武承恩、殷乘黄的四妾……也一样,还有信仰吗?其实是没有了。江湖门派已经成为纯粹的利益集团,与其说因为思想而对立不如说是因为利益争端而对立。魔门与隐湖之间本来没有什么不同。按照作品中的暗示,魔门与隐湖本来就同出一宗(12集,别情和魏柔在宋素卿的船上联手对敌,配合默契,威力大增,说明他们的武功源出一脉),据我看来,两派本是一派,后来因政见不合,一批人遗世独立,发展成魔门,另外一批人投靠朝廷,形成隐湖。而别情作为主角,他的情况更能说明问题,他虽然从同属魔门日宗的师叔王守仁那儿学到魔门绝技,得到魔门宝物,但连王守仁也没有要求他为魔门做什么,他自己对魔门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以魏柔为例,她知道别情是魔门中人,那又如何?拔剑相向吗?没有。为了门派利益,她违心把事情汇报师叔辛垂杨导致消息外流,招致别情的冷笑和讥讽(10集)。魏柔确实是违心行事,为了道歉,在竹园等了十天(10集),更进一步接受别情的邀约跟他回苏州过年(12集)。心思慎密的读者或许能看出来,按中国传统,过年是跟亲人团聚的节日,魏柔不回隐湖过年却跑到别情家里算是怎么回事?明显这些都是魏柔为了修补和别情的关系而做的努力。
  从尹雨浓忍痛杀死爱人的悲剧人生就可以看出,类似的悲剧极有可能在后世人身上重复发生。到了鹿灵犀这一代,鹿灵犀干脆把心爱弟子魏柔逐出师门!为什么?因为她已经看出,隐湖虚伪的意识形态不过是一堆自欺欺人的破烂,为了后辈不再重复前人的悲剧,鹿灵犀以“天道不可证、仙道不可凭”对魏柔提出忠告,不可为虚幻的理论牺牲自己的幸福。为了造就当头棒喝的效果,鹿灵犀斩断了师徒情缘,实际上是为魏柔破除为报答师恩就要自我牺牲的心理羁伴。魏柔身上的道义枷锁不会比别情轻,两个人其实是一样的。魏柔作为隐湖弟子由师门养大,假如武功不足以维护隐湖的声誉,就要嫁入官家──还只能是妾。武功成就高的话就要承担领导隐湖的重任,这个选择题没有个人利益,更没有自由,只有为师门牺牲。然而,领导隐湖的“荣耀”真的等于幸福生活吗?诚如别情对魔门日宗的事业漫不经心,魏柔对江湖同样兴趣欠奉。
  因此,魏柔后来爱上别情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别情相对齐小天、宫难、甚至唐三藏等其它青年俊杰来说,具有许多优点。他尽管不忘“征服隐湖”,但一度对魏柔不满而态度冷淡,这恰好说明他为人重视原则,没有为美色所迷。他虽身在江湖、官场,但从来没有真正沉溺其中,沦为功名利禄的奴隶。要做到这些并不容易,宫难的婚姻带有利益婚姻的倾向、齐小天为了家族的既定策略对怜花公主唐棠敬而远之、唐三藏也娶了蜀中某大族的女儿。他们无论是否心甘情愿,但没有勇气冲破“利”的桎梏是毫无疑问的。他们与魏柔、包括早期的别情,具有相同性质的,都是被纳入强制性人生轨道的网中人。只是后来的别情悄然改变着自己,他追求温罄的家庭生活、关怀体贴身边的女性,这对魏柔有着莫大的感召力和吸引力。作品以别情的视角来展开情节,难以直接表述魏柔的心理活动,但尽管如此,仍然可以从作品细节上的玄机体会魏柔一点一滴的变化。从“动少”到“师兄”再到“相公”,做一个为丈夫素手调羹的小女人其实更适合魏柔,她和别情都是很平常的人,平淡而真挚的家庭生活更能让他们领略的人生的美好。
  上面只是谈了魏柔,别情其他的爱人大都是如此。尽管别情身边的女性类型各异,但她们具有相同的共性结构:她们都是那个社会中身遭横逆的不幸者,因而最渴求宁静祥和的家庭生活。殷宝亭不得不十八岁就支撑家族生意;萧潇被其长辈(李逍遥、萧别离)用作训练别情的工具;沈希珏两度“克夫”寡居;玉无瑕就不用说了;玉玲玉珑要不是幸运碰上别情的话,春水派灭门时她们也难逃厄运;唐棠只不过是其父手中的奇货;武舞不遇别情不知道要放荡到什么时候?许诩不逢别情大概结局和李玉霞类似;宋素卿赖以安身的“妙之丸”覆灭(小说家言,历史上的宋素卿不是女的);钱萱其父失势没为官妓;白秀……除了入京后带有一定政治目的收的宁馨和兰月儿,大致上都是些不幸的女性。
  为什么泥人不像别的武侠小说作者那样塑造些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侠?如我上面所言,反映的是专制皇权时代对人性的侵蚀。这非常重要,使得《江山如此多娇》这部小说从故事层面上升到文学层面!这在网络情色小说中是罕见的成就!
『个人私语』 | Tags:| 评论(1) | 引用(0) | 阅读(3744)


[不指定 2009/10/15 00:31 | by 逍遥花主 ]
  重庆哪里的女孩最好?
南川女孩嘴巴好,说得多来做得少,
丰都女孩心肠好,家里再穷不会跑,
涪陵女孩气质好,水多皮嫩不出老.
万州女孩素质好,不会围着老公吵.
秀山女孩思想好,宁愿自己三班倒.
永川女孩身材好,一年四季喂不饱.
武隆女孩水色好,晚上羞得象小鸟,
酉阳女孩眼神好,毛得钱来你莫找,
江津女孩手艺好,缝衣补裤手最巧,
彭水女孩教养好,贤良淑德起得早,
潼南女孩能力好,精打细算天天跑。
梁平女孩力气好,追得老公满街跑 。
   

重庆的好
北京大,上海富,不如重庆一颗黄桷树。
香港街,美国路,不如重庆小卖部。
玖瑰香,桂花香,不如重庆火锅香。
奥迪车,宝马车,不如重庆自行车。  
葡萄干、鲍鱼干,不如重庆豆腐干。
天有情,地有情,不如重庆人民好心情。
天无情,地无情,重庆人民到哪哪都行。

『个人私语』 | Tags:|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970)


[不指定 2009/08/31 15:12 | by 逍遥花主 ]
【出处】

典故是出自《史记·卷七·项羽本纪》

项羽本纪原文

  楚、汉久相持未决,丁壮苦军旅,老弱罢转漕。项王谓汉王曰:“天下匈匈数岁者,徒以吾两人耳,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为也。”汉王笑谢曰:“吾宁斗智,不能斗力。”项王令壮士出挑战。汉有善骑射者楼烦,楚挑战三合,楼烦辄杀之。项王大怒,乃自被甲持戟挑战。楼烦欲射之,项王嗔⑧目叱之,楼烦目不敢视,手不敢发,遂走还入壁,不敢复出。汉王使人间问之,乃项王也。汉王大惊。于是项王乃即汉王相与临广武间而语。汉王数之,项王怒,欲一战。汉王不听。项王伏弩射中汉王。汉王伤,走入成皋。

引申意义

  "霸王硬上弓"一词,意指强奸。词源很简单,霸王,强人也,力大也。硬上弓,指强弓,须极大力方可拉开。连楚霸王这样的强人,都需要硬拉弓,这样射出去的箭,一定是"强箭"。古人,以强箭代强奸,谐音。为什么要用一个五字词替两字"强奸"呢?在于这词实在不好,须"讳"之。因此,"霸王硬上弓"是一种"讳语",是非要用"强奸"一词时的替用品。
『个人私语』 | Tags:|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056)


[不指定 2009/05/16 13:49 | by 逍遥花主 ]
1、ATM取出假钱--->银行无责
2、网上银行被盗--->储户责任
3、银行多给了钱--->储户义务归还
4、银行少给了钱--->离开柜台概不负责
5、ATM机出现故障少给钱--->用户负责
6、ATM机出现故障多给钱--->用户盗窃
7、广东开平银行行长贪污4亿--->判12年
8、ATM多吐17万给老百姓许霆--->判无期
9、深圳机场清洁工捡到金饰--->判无期

PS:看到这样我无话可说!
『个人私语』 | Tags:|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752)


[不指定 2009/02/15 21:54 | by 逍遥花主 ]
引用
PS:换主域名了,现在用:
http://www.xaono.com
http://blog.xaono.com
常来看我的兄弟不要搞错了!

现在来说换的原因:
以前我是用XAOYO.NET这个域名的,是在万网的代理哪里注册的,现在国内注册费用比较高,而且也没多少附加服务,所以想转出。按求把资料寄过去,却得到不能转移的答复。说是我的注册人信息不准确,我就纳闷了,完全跟我的名字一样嘛。打电话跟他们交涉了,说是填那个组织信息不对,我说我是个人用户,组织名是随便填的,他们非要我证明我就是我填的哪几个英文名称这个人?我晕,我是中国人,怎么可能证明我是那个人?难道为了转个域名还得去办个护照,把我的英文名字写成我在他们网站填的英文?我太佩服他们了,怕是找个借口不让我转吧?人家国外的域名注册商在域名控制面板就能自助得到转移密码,国内却是想方设法找点错误不让你转!真晕
我决定了,那个XAOYO.NET的域名放弃了,改在国外注册商注了现在用的这个域名。
含义:
我网名叫“
小楼夜听雨”,这个域名英文发音,大概就是“小楼”了,想想也不错的说!



世事无常啊,现在域名又换回原来的了,只有后缀变了哦,现在我用:
http://blog.xaoyo.net
http://www.xaoyo.net

主要原因却是:本来XAOYO.NET这个米本来想放弃的,就没有续费了,可是现在掉下来却没人抢注,所以呢我就又注册回来了。主要是我做个人站,要COM的米也没什么大用,以后XAONO.COM这米就不要了。现在我有XAOYO.NET和XAOYO.ORG就成了!
『个人私语』 | Tags:|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933)


分页: 3/36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